王室里最时髦的豪门名媛舍不得花半个月记者工资买鞋

王室里最时髦的豪门名媛,舍不得花半个月记者工资买鞋 原创 外滩君 外滩TheBund

“少女时代就被 Chanel、Valentino 等大牌请去走秀,恩爱的老公是全球十大最帅气王子之一。”

这并不是小说里虚构的完美女主角,只是摩纳哥王妃贝翠丝·博罗梅奥真实人生的一小部分。

她的家族本来已经是意大利的顶级豪门,厉害到当年和摩纳哥王子皮埃尔·卡西拉吉结婚的时候,都有人说她是“低嫁”,生怕豪门小公主在弹丸之地摩纳哥受委屈。

最近,贝翠丝被英国版《Tatler》杂志评选为“最时尚王室成员”,以她一贯的好品位和时尚态度,算是实至名归。

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专业毕业后,她选择成为一位记者,总穿着舒适的休闲装奔走在街头采访,也为有困难的人们伸张正义。

从 14 世纪起,博罗梅奥家族就开始经商,积累下一大笔财富之后又在米兰经营银行,不光有钱,1445 年还因为对社会的贡献被意大利王室赐予了阿罗纳伯爵的世袭封号,先后出过三位红衣主教。

巨额财富传承到贝翠丝爸爸这一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现在他们家主要的生意来源是奢华酒店和金融,还在世界各地投资了各种银行,修建的庄园不计其数。

意大利第二大湖——马焦雷湖,在 14-17 世纪期间多数都是博罗梅奥家族的领土,在当时的米兰公国,他们甚至拥有对当地军队和城堡的管辖权和控制权,几乎要建立起一个小国家。

这个占地约 1000 平米的“国家”,随着 1797 年拿破仑入侵而宣告结束,但湖上的 5 个大小不一的群岛依旧是归属博罗梅奥家族所有。

最知名的小岛“美丽岛”上,有座巴洛克风格的华丽宫殿,收藏着无数价值不可估量的名画和珍宝,白孔雀漫步在宁静的后花园,简直是人间避世天堂。

她有一个哥哥,还有 3 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四姐妹把全欧洲顶级名门富帅好男人“一网打尽”。

大姐伊莎贝拉,老公是意大利 API 石油集团主席,Ugo Brachetti Peretti 伯爵,算是两个贵族家庭的结合。

二姐拉维尼亚,老公是菲亚特集团总裁 John Elkann,结婚当年他一人的财富相当于意大利全国 GDP 的 4.4%,有“意大利第一贵公子”的花名。

小妹妹贝翠丝在大学里遇到了小她两岁的皮埃尔王子。据说当年两人只见过一面,皮埃尔就收起往日风流专心追求她,直到 2015 年两人结束 7 年爱情长跑,幸福完婚。

摩纳哥王室有个流传了 700 多年的诅咒:“格里马尔第家族的人永远不会在婚姻中找到真正的幸福”。

贝翠丝和皮埃尔的结合,成了多年来打破这个魔咒的第一人,现在他们有两个可爱的儿子史蒂芬诺和佛朗西斯科,一起亮相时依旧恩爱如初。

以及,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之一,就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不信你就看贝翠丝。

之后又远渡重洋,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新闻专业拿到硕士学位,毕业时的论文主题是调查意大利毒贩,相当硬核严谨。

毕业后,贝翠丝曾为《新闻周刊》《每日野兽》等媒体撰写专栏,在意大利本土报纸《每日事实报》当了多年政治记者。

这期间她出现在意大利的许多电视节目上,与嘉宾们探讨政治发展和社会问题,采访的人从意大利参议员到美国作家,不计其数。

她还十分热心于公益,曾经担任关于黑手党女性的纪录片《妈妈是黑手党》等多部纪录片的制作人,帮助住在卡瓦诺贫民窟的孩子们获得更多关注。

皮埃尔王子是摩纳哥王室的第六顺位继承人,也就是说当上国王的机会小之又小。抛开“低嫁”的说法,这也在两人结婚之后给了贝翠丝更自由的空间。

她不但可以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还可以下班后去买菜逛街,在家随意下厨做饭,享受并乐在其中。

几年前的一次采访里,贝翠丝还透露:自己拿着记者的薪水,不太会用半个月工资去买一双鞋,平时穿穿快时尚品牌就挺好。

但毕竟身为王妃,在王室活动中亮相时还是会精心打扮,如果需要,还会和关系好的品牌借衣服穿。

贝翠丝 15 岁时,她妈就把她托付给了自己在模特经纪公司工作的朋友皮耶罗·皮亚齐,然后少女贝翠丝就走上了 Chanel、Valentino、Trussardi、Roberto Cavalli 等大牌的秀场,还当过 Blumarine 的代言人。

即便不用发“名媛超模”的通稿,贝翠丝的时尚履历也已经足够亮眼了。2015 年她和皮埃尔大婚时,足足换了 4 套高定礼服。

在摩纳哥穿了两件 Valentino,回到娘家意大利时又换上两件 Armani Privé,整个意大利时尚圈有头有脸的人都来参加她的婚礼。

外滩君整理了 10 个贝翠丝“出道”以来最美的红毯、活动造型,发现她在追求流行时依旧保留着个人风格,选的衣服都非常适合自己。

2006 年,她与 Valentino 的设计师瓦伦蒂诺·加拉瓦尼一起牵手走上威尼斯电影节红毯,参加《穿普拉达的恶魔》首映式。

同年的戛纳电影节《Babel》红毯,她穿着一身红色礼服,不但没有被红毯的颜色吞没,反而以气质取胜。

2009 年米兰时装周期间,她穿着一身 70 年代风格的棕色套装就去参加《Vogue》举办的派对。

2013 年 9 月,她和皮埃尔一起参加卢森堡王子菲利克斯的婚礼,穿着一身浅奶油色套装,鞋包同色,头上的发饰是点睛之笔。

2015 年被邀请观看 Emporio Armani 的时装秀,搭配得简单清爽毫不费力。

2016 年贝翠丝参加摩纳哥王室最重要的活动之一——玫瑰舞会,穿着 Giambattista Valli 设计的引人注目的红色礼服,真的仿佛一朵盛开的玫瑰。

同年年底她怀孕后,穿着全身同色调的灰裸色系 Armani Privé 大衣和裙子出现在国庆日活动上,被称赞是最优雅孕妇。

2019 年的摩纳哥F1大奖赛上,贝翠丝穿着 Dior 波点连衣裙、Saint Laurent 心形太阳镜架在头上,挎着 Armani 包,休闲度假感十足。

2019 年摩纳哥国庆日的造型是贝翠丝的出圈时刻,她穿着一身 Dior 黑绿条纹斗篷,戴着黑色礼帽,有几分复古风情。

2020 年的国庆日,贝翠丝穿着 Dior 的黑色套裙,手拿包也是同品牌,得体大方。

最近两年,贝翠丝先后成为 Dior 和老牌高珠品牌布挈拉提(Buccellati)的品牌大使,形象正面没什么黑料,时尚之路走得十分顺利。

而她的存在,也让摩纳哥王室保持着关注和曝光,谁会拒绝向真正有内涵的名媛请教时尚经呢?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