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爱德罗巴! 借非洲人民王大雷 巧破绿帽尴尬

有德罗巴在,就会有笑声在。他总是不经意地带给队友们各种喜感和幽默元素。在本赛季主场迎战大连实德前,他曾经返回国家队参加了一场科特迪瓦跟俄罗斯的热身赛,等他再度出现在虹口训练场边时,队友们发现他头上戴了一顶很扎眼的绿色帽子,这让所有人都忍俊不禁。看到队友们都很开心地看着自己,德罗巴也很开心地跑上前跟队友打招呼,这样一来队友们笑得更欢乐了。莫名其妙的德罗巴最初以为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或者衣服哪里穿得不合适了,仔细检查确定不是自己的问题后,他只好拉着乔尔问究竟。“中国通”乔尔也云里雾里答不上来,看着俩人很茫然地面对一群笑倒的队友,最后还是申花新闻官马悦用手指了指德罗巴的头部,德罗巴这才意识到原来是帽子惹的祸。“他们为什么笑?还笑得这么夸张。”马悦也笑了,扭头问乔尔:“你以前不是穿绿色队服的吗?绿色的问题你应该知道的呀!”“我真的不知道。”乔尔用生硬的中文回答道。新闻官这才给德罗巴讲了在中国“绿帽子”的涵义。德罗巴听完之后,马上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帽子,然后正色说道:“哦,你们误会了,这个帽子本来也不是我的,这是我买给我女朋友的老公的,看来我真是买对了。”这番发言当然是又惹来一番哄笑。

王大雷跟德罗巴关系很好,申花队员介绍,大雷性格外向,语言能力超强,关键是会说好几国“英语”。他和德罗巴俩人经常会在更衣室里一边比划着街舞动作,一边说着RAP,特别投入和欢乐。在王大雷的宿舍里有一个打橡胶小子弹的,以前跟队友们无聊的时候会打书本和杯子玩,有一天王大雷心血来潮,拿着去找德罗巴。敲开房门先从门缝里伸进去的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吓了德罗巴一跳,“hands up!Orelse I’l be fire!(举起手来,不然我开枪了)”,王大雷用他在美国大片中学会的台词“吓唬”德罗巴。结果德罗巴也不含糊,单手抢过枪之后,顺势把王大雷的脖子勒住,然后俩人就扭打在一起。闹了一阵子之后,德罗巴让王大雷坐下,然后伸出自己右手的食指开始一下一下地沿着左手指尖做着向下切的动作,嘴里说着:“你要是敢杀我,非洲人民都不会放过你,他们会把你一片片地切死,从这里开始切切切……一直切遍你全身。”王大雷从那以后再也不找德罗巴“单挑”了,但德罗巴却不依不饶地时不时比划着“一刀一刀切”的动作,嬉皮笑脸地“恐吓”王大雷。队友们知道了这个段子后笑得不行,但彼此又不忘提醒一下:“最近都别惹大雷啊,他太虎了,不虎能找德罗巴叫号去吗……”

人和老板戴永革在足协杯决赛首回合时主动爆料他已经搞定了兰帕德,这个消息申花队员一点不惊讶,因为在10月6日申花跟人和比赛前,德罗巴在开往球场的大巴上就跟大家透露过这事了。当时德罗巴正坐在大巴最后一排,给队友们展示他手机里拍摄的欧冠夺冠后他在更衣室带着队友们跳集体舞的视频,然后他指着兰帕德说,他明年可能也来中国,就来这座城市的球队。当时队友们集体发出了嘘声,表示不太相信。“你们不信,我这就给兰帕德打电话。”说着就真的拨通了兰帕德的手机,然后大声地用英语说,我现在就在贵州人和俱乐部外面,你什么时候来?兰帕德说了一些话,他马上转述给队友,说兰帕德想知道这是怎样一座城市,还问他中超好不好。“你等等,我拍个球场外景给你看看。”用自己另外一部手机拍完了之后,德罗巴用彩信给兰帕德发了过去,然后用英文写了一段话:“这是中国的安联球场,你快来吧。”兰帕德当时告诉德罗巴,他还在考虑当中,如果决定去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大家这才相信一切都是线惨败给了人和,贵州奥体的场地质量让德罗巴非常抓狂。赛后他跟队友们感慨:“中国很多个奥林匹克体育场,外表都很漂亮,但是内在的草皮质量嘛……”他耸耸肩,跟队友挤了挤眼睛,没有说下去。除了虹口之外,德罗巴只觉得山东鲁能主场场地还算不错,虽然那场比赛踢得他很窝火。

申花队员们都喜欢在空余时间打实况足球游戏,而切尔西的德罗巴更是很多人的“心头至爱”。“当我第一次看他在训练场上打门的时候,我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打游戏,而且还开了外挂。凡是传到他身体一米范围内的球,他十有八九都能打进,看起来是那么轻松不发力,但踢出来的球都是旋转加急速下坠的落叶球。比打游戏还过瘾……”吴曦对魔兽的球技赞叹不已。德罗巴是很能活跃气氛的人,队友们无论是谁传出好球或者打门打得漂亮,他都会大声鼓掌,失误的时候他也会大声鼓励,或者拥抱队友,这样一来每个人的信心都不知不觉被提升了。

德罗巴之所以被称之为“魔兽”,跟他钢筋铁骨般的强健体魄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他出色的身体素质又跟他多年来养成的训练习惯和独特的饮食结构分不开。如果是周末比赛,中国球员的力量训练都会放在周中,然后比赛开始之前只做轻微的活动热身。但是德罗巴不同,他每天都会练习力量,哪怕比赛开始前一个小时他也会做上十分钟。德罗巴让翻译告诉队友们其中的奥秘:“力量训练是通过多次多组有节奏的负重练习达到改善肌肉群力量、耐力和形状的运动方式。不同的次数、组数以及负重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为了提高肌肉耐力,增加肌肉弹性,应该采用负重小次数多的训练方法,虽然说力量训练主要是无氧运动,但其实可以通过循环练习的方式使之兼具有氧运动的优点,可将无氧代谢产生的乳酸再次分解利用,减少肌肉不适感。在英超三天一赛又让自己一直都有很好的体能和力量,就是通过这样方式训练出来的。”申花队员们这才明白,为什么德罗巴可以从国家队比赛回来后只休息24小时就首发打满全场,而且还能助攻和进球,这跟他多年来养成的科学体能训练方式是分不开的。

除了体能训练方式不同,德罗巴吃东西也特殊。在中超赛前队里都会提供茶点或者面条等易于消化的食物,但是德罗巴却是大口吃着炒饭,大块吃着牛排,看得队友们直咂舌,可是不比赛的日子里,德罗巴的饮食又少得很,跟阿内尔卡一样吃得那么秀气。“怪不得每次比赛的时候他都那么兴奋呢,因为只有比赛前他才能毫无顾虑地吃顿饱饭啊。”申花队友敬佩之余不忘调侃德罗巴。

德罗巴非常喜欢邱添一,因为邱添一是申花更衣室的“模仿秀”冠军。无论是学助理教练说话,还是学阿内尔卡罚点球,或者是学习德罗巴的招牌式入场动作,邱添一都能惟妙惟肖。每当更衣室氛围有些沉闷的时候,德罗巴就会想法逗邱添一学队友们的招牌动作活跃气氛。这招屡试不爽。

巴蒂斯塔的助教经常会不断地重复“bien,bien(西班牙语,好的意思)”鼓励队员,他说话的嗓音和强烈的口腔共鸣很特别,一般人学不上来,但是邱添一就学得很像。有一次邱添一模仿助教说话被德罗巴听到了,他好奇地指了指阿内尔卡,问能不能学学他。邱添一想了想,拿过来一个球摆在脚下,从右手拇指蹭鼻孔到挠头,再到食指蹭鼻梁后射门,甚至阿内尔卡的庆祝动作,都学了个全套。旁观的阿内尔卡笑歪了,德罗巴都快看傻了,他马上又指了指自己,意思是“学我,学我”。邱添一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拉起德罗巴向前走去,走着走着,忽然抬起左脚,用右脚连跳两步进场,然后在胸前比划了一个十字,双手指向天。原来德罗巴每次入场的时候,必须是右脚先迈进场地,如果赶不上合适的步伐,他就会迈着大步或者单脚跳两下,也要保证是右脚先踏进球场。然后是祈祷动作。邱添一细致的观察力和模仿能力,让德罗巴注意上了这个高高瘦瘦的队友。

邱添一没想到,打绿城比赛时,德罗巴给了他最感动的一个拥抱,“比赛打到第七分钟,对方一个长传打到我身后,我跟对方外援同时去追,我本想用自己的手臂一面挡着对方外援一边将球护出底线,不给对方角球。但是没想到球到了底线附近时我被外援强行断球,然后横敲中路,柏佳骏解围不成,球进了。就在我万分沮丧的时候,1分钟的时间,德罗巴进球了!很多队友都跑过去跟他拥抱,我当时心情特别复杂,我想去但是又不好意思,所以只能原地不动讪讪地站着。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德罗巴竟然特意从前场飞奔到我身边,然后张开双臂紧紧拥抱着我,在我耳边对我说 “Don’t be afraid,we are together。”(别怕,我们在一起)说完之后,还特意用自己的左右两只手做了一个相互紧紧勾在一起的动作,这才跑回到前场自己的位置上去。“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的看到了天使,我想德罗巴应该有双隐形的翅膀。”邱添一用幽默的表述方式隐藏自己的感动。

德罗巴总是很机智地用自己的方式化解场上的矛盾。在客场打鲁能的时候,对方的一个外援跟申花队员争执起来了,那时候大家都在禁区里等着罚定位球,他俩一直嘟嘟囔囔,后来对方外援说了一句“FUCK YOU”的时候,德罗巴可逮到机会了,回头看着对方的外援,张大了眼睛和嘴巴看着对方,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意思是问“你是在骂我吗?”结果鲁能外援连连摆手和摇头,一口气说了七八个“NO”(不),生怕德罗巴误会。邱添一看到之后忍不住喊了一声“迪迪埃”,然后伸出了大拇指,德罗巴也扭过脸耸了耸肩,挤了挤眼睛,露出了一脸坏笑,那表情分明在告诉队友:“他上当了,我故意吓唬他的。”

打完杭州绿城后的第二天上午恢复性训练,德罗巴把邱添一单独叫到了一边,他要给邱添一讲解一下之前比赛中他的第一个球的失误,他做出了好几种示范。

“先说第一种方式,或许那一刻你想太多了,你觉得如果直接把球踢出边线的解围方式太缺少技术含量很丢脸,又或者你连边线球都不想给对方,但是不管怎么想你都错了,我曾经跟费迪南德有过一次类似位置的拼抢经历,他很简单,一脚把球踢出边线就完成任务了,也有的时候,他会转身一脚把球开向自己的前场,总之,他不会在最危险的区域玩火。第二种方式,你把球回传给门将,然后你迅速回到自己位置,跟门将和另外一个队友之间形成三角形,拉开空间,对方就抢不到了。我在打欧冠的时候,有一次我想从皮克脚下抢球,结果皮克给了巴尔德斯,我又奔向巴尔德斯,结果巴尔德斯在我上去之前马上把球给了普约尔,我又去找普约尔,结果皮克又接应了普约尔,像猴子似的给他们溜了两圈后,我就双手叉腰站在那里不抢了,因为我抢不到的,他们充分利用三角形把空间拉开了。第三种方式,就是我的方式,如果我是后卫,我会直接把球停在脚下,踩住,然后任你来抢,我只用上臂推着你的胸部,你就过不来,根本碰都碰不到球。”邱添一就真的不服气地去试了试,果不其然,德罗巴上臂就像是铸铁锻造的,任他怎么用力,就根本无法靠近德罗巴的身体,总是间隔一个手臂的距离,而德罗巴总是用单脚踩住球把球停在对手拿不到的远端。经过了这番讲解之后,邱添一很深刻地记住了几种防守策略,也非常感谢德罗巴的耐心指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